XIAAV论坛 - XAV论坛[关闭注册]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将下面链接发布到Q群、好友、帖吧、博客、论坛等网络上,当别人通过您的推广注册成为会员之后您的贡献值就会增加:
推广链接1
推广链接2

 

回复: 0

催眠丝袜榨汁姬

[复制链接]
优衣库 发表于 2021-3-7 20:05:44
这是一个普通的星期五,普通的下午,在市立高级中学的女生宿舍里面,略
9 p/ i, p9 m$ f+ [6 [5 E显阴暗的一个房间里有着一男一女。
" T$ L% @* y, l9 \
% o: D  y" L# a1 B2 o. }4 Q  Q  「沙沙」,我捧着洛雅的黑色丝袜脚,摩挲着我的脸,甚至还放在鼻子一边
& ^1 {3 O. U! a- ~2 y2 `嗅。
( v9 Q8 G2 ]& f( K" y7 f6 F7 H) x2 K
  「啊!」洛雅轻呼一声,然后气冲冲地叮咛:「你,你这个变态,大变态!
- W5 S( S# k0 T到底对我做了什么?」
% u1 _2 t& e/ R( S4 O/ w; m/ }. O* i: c
  我的脸贴着她的脚底嗅了一下,又蹭了蹭她的小腿,在她的足背上留下我的$ v3 ]3 \( X4 K4 r4 l% h
唾液。0 i( u% a% I) Z9 b

9 ]: `3 H9 z0 j  「啊……啊……你!」洛雅微微喘着气,气愤的看着我,却对自己动弹不得
, [! W8 \7 Y  d" @" r2 A深感恐惧。4 l8 }& {- f( J

& |8 v- ]$ O5 r# P/ m/ Z2 i% |  「好啰嗦啊,说了你被我催眠了,现在乖乖配合我就好啦。」我白了她一眼,
" M  Z7 W; U0 [伸出舌头,舔舐起黑丝包裹的小腿肚,一路延伸到足尖。! F1 X; J! ~# r2 l! |; ?3 r5 S

5 n( i' W# S" ~; V3 U  「嗯……」,嘴巴乖乖闭上,洛雅只能轻轻呻吟来表达不满。; V- n# |$ J& W" C, D4 c7 @

) R4 Y, M7 K9 }  「那只……也伸过来」
8 W; N7 Q- p$ \/ E( x# f8 [% a; \
$ w! S( J4 D, @% Y! f  随着我一声令下,洛雅柔柔地把她的另一只腿也伸了过来,而我直接把她的
$ ]( c* Z+ @% Q- e& Y0 X双腿都架到我的肩膀,拉直她的美腿,开始贪婪地抚摸着大腿每一寸。2 f9 R; U- \( n8 c
7 s% Q6 H# Q; B& A5 c+ f
  「嗯……啊……」随着我的抚摸,洛雅不自禁用手捂住嘴,嘴唇轻含住食指/ V& |0 }  F8 X; _3 v0 @* y
发出可怜的呜咽,眼神也变得迷离。2 W% H. Q7 e* a+ y. F7 j
; Z# S0 W. a- G+ Q
  「真是的,都做了那么多次了,怎么还对这些这么敏感。」我无语的抚摸着
& t! g# @# x2 j! ^2 m她像熟透苹果一样的脸蛋,摇着头叹息着。* Q: M; X4 t9 B; v. B
& ^1 C9 s$ a/ t- K5 Z: |' a
  「你,你,你会有报应的!」明明没有被绑着,洛雅身子却僵硬着一动不动,% L$ s9 L1 x  q+ q/ h$ J
眼含着泪水颤抖着发声。
$ O/ Z$ A1 D: e$ w1 }
) [, b- F$ v( _9 `  B% V. L  听着班花娇气的嗓音,总觉得温度渐渐升高了。
+ m5 t9 v# y7 a$ S6 v' \! m! ?( c
  「哎,报应就报应吧,我不客气了~ 」我径直将洛雅两条黑丝美腿分开,撕
& n( u$ `: ]6 C! K' P0 M' r破了裆部,挺起肉棒开始缓缓抽插她的小穴。
# Y5 p+ H+ e0 [' H3 H7 s8 D" v+ r" P
; r3 x5 I: o4 v9 A+ O* ~. M& p% D5 P; k  「啊……不要……好痛啊……里面都塞满了……啊啊……」花穴里面已经湿
6 }! v0 C1 F% d- L- B# F) @透了,不过阴道过于紧窄,加上缺乏经验,似乎被我操的『啧啧』作响的小穴带5 w+ t5 D5 Q2 r" M& z
给洛雅不小的痛苦。" @" [6 ^- t! x9 \! Z
5 \. Y+ h" k  D* O" @) T  A3 L
  「那就用手摸着自己的乳房缓和一下。」我抱着为她着想的想法命令道。
2 Y& `0 y) S4 t/ ]" G2 ~6 X: Z1 m5 w# V, Q
  「咿——」洛雅马上乖乖的用手开始抚摸自己的乳房,时而揉捏自己的乳头,
- b0 L% @4 p1 _/ R# n3 j时而在乳晕上打圈圈,虽然一副享受的样子,泪水却从眼眶里迸了出来。
/ T* H5 [5 |! n, T+ v! s' |% Y4 C  ~# a5 b  }4 Y, B
  「啊,好紧呀……你的蜜穴夹死我了……」看着洛雅玩自己大胸的淫乱样子,
( y! Z% D& V5 J/ z6 ^! \& @% {我侧过头直接隔着丝袜舔着她的美脚,将她的脚趾含到嘴里逐个的吸吮。
4 v5 K# @9 H6 r& r& _, X' T. z$ b' E7 w8 }
  「呀!别……别舔人家的脚啦!好,好痒呀……」上下都被进攻,洛雅逐渐
' r: T3 {8 \% Y发出迷乱的呓语,任由我贪婪的舔着她美脚,甚至乖乖把脚背翻过来给我舔。我6 |& p5 c/ [# D+ G7 J7 K
一边舔着,腰部也加大了力气,一次次捅到她的子宫。
' L5 i. p5 D) ]8 x' z: y5 D7 T! d% A0 x8 a6 I3 `, F2 w. S- }! H! J/ t
  「啊!要坏了……好大力……要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死了……嗯……」洛
8 w: _) L" g/ ~) f8 T: h; L雅放浪的叫着,全无清纯班花的样子,像个骚货一样用脚夹住了我的脖子。
. W0 j# F6 u; u( F" t& p$ Q, ^) `- n) J4 R1 _
  「喂,你别去的那么快啊,屁股翘一下啦,我要用犬交姿势。」看着神魂颠0 f* R/ ^  f% g2 W2 I7 r7 o# P6 C
倒的洛雅要去了,我还不满足呢,拍了拍她的屁股让她换姿势,她当然只能乖乖
6 s$ J7 e2 P0 @% z0 k的趴起来,高高的翘起屁股,滴着蜜的淫穴一张一合等待着我肉棒的插入。
, u  V5 x7 M6 h3 ~& j
) l7 t' r9 w' v+ c. x3 |  「母狗要主动地摇摆屁股知道吗?」我继续要求着。) \5 t$ ^0 E3 @" A

5 k$ T! Q; e2 w$ j& `2 s3 J4 J  「你!你,我不会放过你的。」清醒了一些的她咬着牙扭头瞪了一下我,身
( Y3 }4 f; Y$ U体却老实地行动起来,像一只母狗一样,左右晃动着她的黑丝大屁股。
6 z& |* |  Y2 L5 W' Z* P& I
4 I) n% M& V0 g  「哼,表情再妩媚一点。」我虐心大发,又大力抽打了一下她的屁股,在上8 {% S* {" G0 D/ ]! A  M
面留下了一个红印。& l% f  `; u# @+ Y4 K; Q" v
. z) _( _9 Z6 P+ _0 n  W3 \+ ~
  「啊——」洛雅发出了不甘心地呻吟,只能再回头看着我,伸出舌头舔着自
, N8 W! c  |' [; |! }  B己娇艳欲滴的嘴唇,勉强地朝我抛媚眼。
3 g( N1 v, p; w3 \" p3 i
! [9 n3 D9 x* `7 h( w' ~  终于满意了,我扶着她的翘臀,把肉棒狠狠地插入了她的肉穴。- M+ ~5 E& `4 h2 }
7 G: g- K9 E/ Z9 B8 a/ W
  「啊——不——太里面了——」被我一插到底的洛雅舒服的把头仰了起来,8 R: D: g9 z# y- m9 P, O
我借机紧抓着她的马尾,像骑马一样晃着腰插入她。) V; V( I. D) y
+ \) t) y: D. }: H# U
  「唯,不要就叫啊,说一下什么感觉。」随着我快速的抽插,洛雅身不由己
: `! i! I* w) w4 |. v0 t' ?% L/ y. f地开始大叫:「啊……这个姿势好爽……好大力……肉棒插得特别深……啊…7 X" l0 Q4 v5 f* l
…啊……顶到里面了……啊……舒服……不……哈啊……不行了啊……」1 ~+ w, D, {5 }  E+ k

+ K  C+ d3 P7 b% |, H  听着娇柔婉转的呻吟,我一边捏着她丰腴的屁股,一边冲刺,「啊……啊
% O5 Z6 {4 ]" y2 H5 K" G……你喜欢这个姿势……我就这样射进你的骚穴………」6 D# W6 L/ _+ Z* S4 I& A6 d7 ~
9 R6 U6 k0 z  @
  「受不了了……啊……饶了我……不能……不能射里面……咿……啊……啊  e' v. V3 Q! n$ N. L
……啊……」原本语无伦次的洛雅听见我要内射,慌慌张张的摇着头,却因为马
5 i4 T+ P- }  z" B' o0 d5 s" I尾被我抓着,反而一边吐着舌头一边翻起白眼。' i0 D! C& M" c$ z  Q; e# j
! J& u6 f. X" \  `5 A* J
  我不顾她的祈求,用力抽插了几下,精液喷薄而出,全部灌进她的子宫里。
+ k# R; T3 Z! g; s: u* U
: f. e* Q. Q3 V- W! Y6 u  「啊啊啊啊好热啊——」瞪大着眼的洛雅被我插得整个人都虚脱了,口水和
4 e7 @3 Z, e0 ~4 p阴液居然流了一床单。
  C- d9 w# D- g0 b0 {, ]* [  ~. a" ^1 R/ C3 J$ E  v
  「呼——」我松了口气,肉棒拔出湿漉漉的淫穴,和可怜的洛雅一起躺倒在
7 ^5 D5 i6 G2 g  q; z床上,一边揉着她的胸一边在她耳边吹气:「我把全班女生都上了一遍了哦,你9 R* Q, m3 }  M* g3 B3 i
是最后一个,看在这个份上我决定今晚去宠幸你妈妈,你就感谢我把。」
! w) M! t. c. z+ N  J, x1 w6 T7 s# m1 t- V: r" f
  「呼……呼……哈???」正在喘气的洛雅暗淡的眼神又变得惊慌,「你,2 @5 X+ ^# D& e' U" }& q+ ?. S
你不能……你不能对我妈妈出手……」
5 A# l0 \2 D! X" L' v7 d9 k/ z8 u% t/ T2 j3 `
  「嘿嘿,你先告诉我,你爸爸在家不。」
2 j' \; o3 p7 D) M+ z. n% G3 g" E  _8 ^. b2 x% ~& S
  「……他在国外,家里就我们。」咬了咬牙,洛雅还是噙着泪说出自己的家
5 ~$ y: {* a; Q& ^7 q' w! p: B庭情况。
* R# ^4 Y) H' Z, k: F$ o3 y
: r$ y% S* f6 Z# ~  「嘿嘿,那还等什么,走吧。」我笑着爬起身开始穿衣服,顺便拿起柜子上
. c: Q$ @6 s& I' Y( z' ?, p的催眠导入仪。4 t, S: l6 Z  f: J$ A# F, _& v
! U4 y) y" i' e/ B& R) I
  我叫安宫蔌,如你所见,我正结束了和女同学的交欢。
: ?1 [% M. U: ]0 N3 N9 g) M
  ]' j* A0 b+ b8 u, }" t  催眠导入仪——我向我无意结交的网友村越君借来的,据说可以让女性百依6 w6 `: G5 x9 u2 O! a) J
百顺,他说最近日本女人操够了,让我催眠几个中国女性打包过去,作为报酬他
0 _$ ]( }( d: V+ R+ c把导入仪借我几天。我拿到他的导入仪后就催眠了几个不错的女生干了一顿然后
; |1 J$ {. I3 `  W! H( v吩咐她们去日本找村越君,貌似从他发来的照片看那几个女生最近挺性福的。
4 L$ m# k, j, b! [' D
9 t' E# N$ A* Y/ k3 @5 O+ [7 }: D$ J  ……/ W8 b* g1 ^# [( }9 {7 ?) m) d
; U+ r- J# k8 s( J3 ?
  「你不要跟过来啦!」带着剧烈的愤懑,洛雅乌黑的大眼睛不满地瞪着我,
' K6 p1 `% s2 h/ O5 H而我只是一路命令她必须乖乖带我回家。
( v) m. j9 ~8 X4 k& U8 u  r, B" y1 ~9 |7 K  K
  「有什么关系,反正你被我干了,也不差你妈妈吧?」# o4 v) A5 f) n: Q' l5 \1 P, v) ?
, E: i  \" S7 m; n3 X( c
  「你……」如果可以自由行动,她一定给我一巴掌了,可惜现在她什么也做, u6 l; y9 @9 v+ s) }
不了。
" J8 \7 b8 k4 V; v
, H$ Y4 m7 B; n  「那么,快敲门吧。」看见她在楼道局促不安地发呆,我不耐烦的催促她。
) r" ]4 E2 B4 M1 `( G/ h  i; R4 a7 J. l
  「妈妈,我回来了。」站在家门口,洛雅被迫敲门,声音里满是不安。
1 e* x. j' l5 n3 N( X) v1 Q6 F6 O5 A" k6 Y4 e9 w. p& M( |
  「欢迎回家~ 咦?你还带了朋友?」开门的果然是洛雅的妈妈,她穿着低胸5 U! h, D) E6 Q) n6 L5 W
毛衣,包臀短裙勾勒出的性感曲线,肉色丝袜踩着棉拖,一副慵懒人妻的形象不/ I# f( H2 t  t* w, w, C
言而喻。我瞬间感到了躁动。
3 {8 {9 w6 c8 s( l
; A# E! x; r" ]+ I( ?/ \: S. l  「ju——」我不废话,直接把导入仪调到最大对准太太发射了出去。
9 N0 k3 b0 c5 R! a; |2 L$ |7 j3 f( J# g2 i& r5 T9 ]; ]# y
  所谓最大嘛,就是完全扭曲人格,让她变成肉便器都不会觉得不对劲的程度。
. }/ u7 Z# _9 r+ ]
& X$ |7 i  g( `; _& I% S  像洛雅这种就是轻度的,虽然身体听我的话,意识还是很清醒的。3 r( s6 ~! h: I, q- L' P, L7 T

, X- v3 f5 o5 R. a% X0 g  一道红色光芒射入太太的眼睛,直达大脑深处。刹那间催眠光线就侵占了她5 g! _2 T* |5 k8 }: w- k. m6 X/ R% B
的全部意识,逐渐失神的眼睛预示着她即将对我言听计从。
3 p8 D! V. ]8 n6 P
5 N" w# l7 M* I# @+ ]/ G  十秒后,她愣愣的看着我,整个人就和木偶一样站着。2 u# j7 z: f6 `& w3 i8 R! J

$ L# e- j; [0 c* z5 i3 ~3 u  「妈妈!」看着妈妈落入陷阱,洛雅急得冷汗直流,却连多走一步都做不到。( x1 ^5 m3 X9 G: ^" R" l. T$ C9 I) Z3 ?. ]

# F) z6 I9 v7 z: d, ^# E1 C& L# h" l  「太太,你叫什么名字?」/ q$ P/ U% P& M) ^) s
: ?/ m9 P6 |2 |% k6 P: s" g) t, v" i
  「玄,玄依梦。」3 [# q* K. D; ~

# }, X, g# U6 F2 }# y7 J4 P  「真是好名字啊……」,我嘴上说着,又贪婪地蹲下来,手心紧紧贴住玄依
: z; k$ w0 t$ c' l- J梦的小腿肉,前后来来回回地抚摸腿肚,摸够后,我才不舍地放开她的丝袜腿,
8 U: L% w# r+ |) J' y  P搂着母女俩走进屋子。& v5 ^- J8 E. C# D' j/ [
& x% T/ e2 g* j8 U
  「妈妈,醒醒啊!」一进去,洛雅又急忙的叫,试图唤醒母亲。9 M* p! y' J* e7 g
5 V# `. T5 n2 i
  「怎么了乖女儿?」玄依梦只是扭着头疑惑地看着女儿,似乎不理解为什么! K/ }1 k" e, ~* u& l8 I
她这么焦急。/ @. b$ F% P! P: e) L
/ x5 o/ P  z: P: I! n# p* Y0 M
  「没什么啦,不必搭理女儿,玄阿姨您坐好就行。」  q% ?$ ^; A8 m6 T( p

9 c7 B0 V! I: p4 a4 U  「也是呢。」玄依梦带着精致诱人的微笑,捋了一下耳鬓的黑发,乖巧地坐
! [$ B+ m- c5 z; c9 K到沙发上,将裹着肉丝的美腿交叠起来,完全无视气得吹胡子瞪眼的女儿。
6 q% }3 y$ c5 M$ x! `6 ]  h' K+ v/ ~9 T5 T! }
  「阿姨,你是什么做工作的呢。」! J. [$ G# r5 l. ]+ N9 I/ I2 k) q

& _3 X# Z9 N, g2 S) u. D  「我是教师呢,和你们一个学校,不过因为是教高三,所以你见不到我。」0 |% F, A# A" t0 n+ S

. R1 W, j3 @+ R& a; l6 b  「那真是太好了,玄老师,那能不能麻烦你申请一下调到我们班呢,因为我% b) y% N/ T+ d7 t2 i! |+ f( W
想天天上课看你的美腿嘛。」
- q: ^6 H# g6 Z& }$ G& `5 ~. o: G. n: V( W; d
  「我似乎不能拒绝了,那就只能答应了。」玄依梦眉头都没皱就一口答应,/ n: v: T5 K6 D( ~  W
毕竟因为催眠导入机,她对我言听计从。2 v; t/ t2 d  I- D9 O% e

* q  W& q4 H9 J/ q' R% Z% l  「老师,你老公都不在家,会不会寂寞呀。」我自顾自捧起她的丝袜脚,一
) t+ G  p, N& b边来回抚摸小腿,一边轻戳足底。
/ [* ?0 g% i) V1 _4 M$ V( @9 R0 [. _1 ^" y* J8 z' f; G
  「其实,也有点呢。」玄依梦寂寞的低下了头。) `% A3 }3 C. e/ z

4 h, v2 o3 K) p" Q5 D- I. P  「我有个办法哦,你可以做『榨汁姬』的兼职,这样就能排解寂寞了。」" X; g9 e- @# b) r! w" T

* r7 q" `" n: d* e( `  「那是什么呀。」9 [8 c! B; J0 w  s* r) h

. X- O" y: E% t- ?7 P& m# x  「就是用肉体来榨取精液啦,是两全其美的好办法呢。」
* G5 {& e* A+ |! p' I9 |+ x7 Y# @9 @7 ~
  「可是……这不就是出轨了吗?」! M; J( I' C. l# M9 z

! j( J8 e; @& I1 r8 }# g; U  「没关系啦,这只是兼职而已,兼职的时候可以假扮出轨人妻,平日还是正6 _* j- ?" o  s
常守贞的好妻子哦。」8 \- ]4 R6 [7 o8 m# K+ D. G
# Z% o, G) b8 q- `# K$ Z
  「啊?……感觉也是个好主意呢。」
" R% z) e9 ^: C4 Y/ _
0 o' P' ^3 Y; b6 A4 ~- M1 R0 Q( ^  「那我一说MODEL1,你就会变成美穴榨汁姬,然后主动为我榨精哦。」
9 u: p1 v$ M+ l! ~  k- b1 a3 k+ ?% M/ s" K
  「我知道了。」
5 M" U; O$ y  v! V
  d& T2 v' z8 j( g! ?) ?  「MODEL1。」- X+ ^7 [/ Y2 d3 a

/ M- _  c- ?) b  我一说完,玄依梦眼皮动了动,眼神突然变得越发迷茫,但是小舌不自觉地
% D- z+ Z/ L: Q- \- y* m伸出来在嘴唇舔了一圈,「我,我是美穴榨汁姬,请你把精液给我。」
9 v) T3 X0 X' @; m- K$ r, p0 H7 A( v' \
  「那麻烦你去换一身性感的打扮吧,毕竟现在要当无耻的出轨人妻,通奸的
. @( d. A/ ~( _& h; e, m  _时候要穿诱人点嘛。」7 u* l) S9 x8 J8 a6 U  v) B1 U
, D8 P2 b- v: t% N. `: @4 {( ~
  「嗯,也是呢。」我放开了她的美足后,她就这么乖乖的走去了卧室。
8 l9 U. L2 A5 {$ o& z: E. B7 h! h0 U9 m  c
  「你!你这个变态!卑鄙小人!」在一旁动弹不得的洛雅气得直哆嗦,娇柔
8 l( g7 Q5 k5 U! T0 l$ F8 l的嗓音都变得发颤。
! v% e4 i9 M  c
0 T; K: z2 b1 \$ {; E  「咦?你怎么这么嚣张啊,没看见我忙着和你妈通奸吗?」我故意刺激她的
9 @6 n- C2 H" W+ C自尊,「现在给我高潮。」
8 K* N: p! j' j  J8 t8 g9 X3 U0 M1 n" o
  「你说什么呢……咿呀……这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停、停下来啊……喔…( p8 i/ S  w( C0 P6 p
…啊……」洛雅面色一变,突然一阵痉挛,下体爆出大量淫液,双腿一软,跪倒
# d, g: p& W) q% B/ S在地上,十几秒内眼睁睁看着阴液顺着大腿流到地上。+ D& G7 D9 X7 g7 A8 d$ Q! G

6 R  B3 V+ ?9 {- J  「好吧,在我和你妈做完爱之前要一直自慰一直高潮哦。」我打了个哈切,( }. P: Z, z& }) t( h
自顾自走去了卧室。8 G. z1 X% D3 u4 L+ E% V
- m8 C0 W& U4 t" M) _
  「呀啊……喔……不要啊……你、你这个……啊………啊……」洛雅面色变
. ?7 B- C4 g2 L! r+ h7 X得慌张,脸上却布满红晕,只能无助地倒在地上呻吟。随着手往蜜穴伸过去爱抚,' R4 [$ h$ a0 C/ w$ M' x' _/ s
她每隔几秒就被推向高潮袭来,一波波快感让她弓起身子乱颤。
' m6 `+ D3 t. N5 h* E8 t1 t  _7 l! Q0 E- i9 C1 N- H* |
  「我来了呦~ 」我推开了门,像个奸夫一样潇洒的跳上了床。, R( P5 _( i4 G  E" z, I

8 C2 D1 V$ [; D- ?1 p: Q  「嗯,欢迎来享用我。」玄依梦一头长发披在裸露的肩上,穿了一身薄莎制
- e4 b- J& m$ j- J: @- @成的吊带粉红色睡裙,里面没有穿胸罩,透过薄莎能直接看到她胸前两颗小樱桃。6 a" j! D* |; y

. h! f1 [$ B9 _1 A' a7 k/ A  下面穿了一条黑色蕾丝长袜,一直套到她的大腿根部,长袜上全是蕾丝花纹,. W6 U* ?, J/ o  ~6 U$ D/ c
长袜的尽头是黑色诱人的美足。: G" `3 q8 Y' o. j$ x5 |1 i

2 J# r/ L/ g5 r- W* Q  _2 F  「老师对榨汁姬的工作还不够了解吧。」, f$ V7 j4 y" S) o) ?+ A4 ]' H: Y
, ], `) C' S0 T  W# l
  「当然啊,希望你多多指教呢。」6 |9 B0 c* Y4 _0 ?6 Y" @& }6 A

$ [! a$ h1 B- V3 H  n2 ?1 e  她弯腰对我鞠了一躬,在弯下腰时,无意挤了挤胸,我就从吊带睡衣上部看
; I8 f  J4 w7 ?到那深深的乳沟,一时控制不住冲动,上前摸着她的手。接触到她皮肤时,我感9 g$ b- `: I' S4 x. O
到她剧烈的颤抖了一下,然后脸上泛起一片红晕。: ^0 y. J0 R0 k- b$ H5 r2 W

$ `6 n+ W/ Q( {7 |5 @0 Z1 x  「呀,老师身体真是保守呢,这样就紧张了。」8 Y$ S. Z" E% V: ?
% D6 l% |4 u$ L7 ~
  「不好意思啦,因为还不适应嘛。」
/ q* G/ M0 H" j; {; k( F' L
# B" {$ K4 n5 K) F  「那我们从头开始吧,我就叫你小梦,你叫我主人好吧。」  C; [: j, W$ S! B9 C1 R; m2 t
: D% M& |& A& b) F* Z  w
  「嗯,主人——」她眉开眼笑地发出让我骨头都要酥软的声音。
; f; F, a+ I3 Z8 V, f- s
5 }  o3 D" q3 }4 `, `  「嗯,现在小梦你把嫩穴给主人看看吧。」
7 Q- A) S. d: t7 I9 a# n: I& U& c+ V6 f2 c% B$ R
  「好的啦主人——」6 Y" B* b1 e$ B/ ^
- L( d0 \+ M* |' O- u
  她扭着柔软的身体,双腿大大分开,掀起裙子。底下原来没有内裤,直接露8 N3 d9 J9 U( n" Y1 c; g
出水汪汪的美穴,粉红色的小巧阴唇上已经挂着亮晶晶的淫水,嫩得像沾满晨露
" Z! C7 Y6 C1 G0 ?# Y的花瓣。
% i& S. }) D  w' Q$ |0 W$ B. @) _0 \2 J9 S
  「哇,小梦的小穴怎么这么嫩啊?明明都生了孩子了。」我的脸贴近玄依梦- u" B( n4 f$ m1 U% S0 I3 Z
的神秘地带,只见那两片粉红色阴唇居然如少女阴户般紧紧闭合,小树林一般的6 c  a1 {% W, I) Q  V* W7 }( p
芳草保护着柔软地带。
/ T. Z; G" ~- e/ F6 \3 m
8 P9 D- i! C4 g! h  「因为——呀……小梦做的不多嘛……」我只是吹一口气,她的花唇就微微: l0 ^# S3 X6 ?8 G  n: P7 D
颤动,玄依梦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。看来长久没有男人滋润的媚肉反而更加敏感,, H' o9 A' F+ \
根本不堪一击。
" y# m3 N* @/ |5 j) W8 @  Y
1 C. l8 o+ G. m9 A; j+ J  「主人……好羞耻啊……」被我近距离观赏最私密的部位,即使被催眠了,+ |& J8 ~( q8 ^- x4 l/ y0 i* N
本性清纯的玄依梦还是羞得扭过头。
, `8 S$ V8 ?  y" _# U
: a8 p5 H  v9 R2 P1 i0 x  「咦,那我帮你放松一下吧。」我说着,伸出手指顶着小穴插了进去,指尖$ b  i4 h& P; q3 n, A
感受着人妻娇媚柔软的嫩唇和润滑的淫液。
) ]1 U0 z, Z4 H) R/ n0 b; l3 j% K+ }  q, m! `' E
  「啊——主人……好奇怪……」身体软的贴在我身上的玄依梦淡雅芬芳的吐0 |6 l- e- c" {' K8 m) P+ [
息让我都要意乱情迷了,手指不由抵着敏感的花蕊,掐住那微微凸起的小肉豆,7 v' F" \/ F, D6 ^7 L5 L# I
轻轻一压一捏。
* I) q/ P6 y3 Y" S) b' K
, S1 W. I* G. J  「啊啊啊啊——」无比娇嫩敏感的阴蒂受到直接刺激,玄依梦瘫软无力的身
$ g. [8 W9 T6 P0 y2 t: ~/ E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,两只玲珑美足也紧张地绷直,嘴里不住吐出一串串快乐* O4 g7 M  Y' b* K
的娇吟。
7 f8 X8 }# G4 v! A- r) P/ g
1 U; F: ^% D+ k  ^  }% f  看着人妻娇艳欲滴的美唇,我都快忍不住叫她给我口交了,但是想到下面的! r' L1 _: W) z
嫩穴一定更诱人,我打起精神吩咐道:「小梦,你现在和我做爱吧,让蜜穴榨出) Z2 o( c6 ~. h, o
精液。」; M  h, o+ }$ `* d* k" A! E* t
" c1 C# K5 w" c& J
  「嗯,好的主人——」玄依梦像发情的小猫一样不停呻吟,圆润丰满的大腿# G  b- r" V  g" H) B
在微微颤抖,勉强把蜜穴抽离我的手指,然后扭过身躺着,面对我扒开了肉穴。
9 F. ~* |; M; p% {
+ @$ ]5 e( j" Q% b( S) e  「主人,就这样进来吧,小梦想榨出你的精液~ 」玄依梦一边说着一边用双
! z2 c* V9 ?% w  ?+ ]% j5 ]腿盘住我的腰,让我坚硬的肉棒顶在她的小穴上,柔软丰满的阴唇下凸起的小肉( J4 V. X6 f$ J: L$ Q! C; Z: y
芽被淫水弄的晶莹剔透。
! \% u3 S. b/ v  n; ^
, z6 l* B( |# G# m  「好的,那开始工作喽。」此等尤物勾引,谁能忍住?我顺势粗腰一挺,胀
$ {0 n' E! y- `6 m9 J得坚硬的肉棒扑哧一声捅进小梦淫水氾滥的小穴。
% z: l  P; x9 x) O+ Y% s1 F8 x: x0 Z! T
  「啊……主人好厉害……啊~」饥渴的肉穴突然被满足,小梦千娇百媚地瞥4 L4 ~7 Y' o& r  N" r  K& h0 }
了我一眼,扭起屁股享受肉棒的充实。随着我的抽送,她的媚肉居然产生吸力,
$ [* a8 `6 C3 N把我肉棒拼命往里吸,使我快感倍增。! b8 Z0 c& v9 \6 `2 m7 _7 u

: u& p' o' S' G; y. z# \  q  虽然我肏过她女儿,洛雅的嫩穴也很诱惑,但是玄依梦的肉穴更有吸力,仿4 M% a2 d! V- T/ K+ ?
佛整个人都要被那湿软的肉穴吸进去了。这就是三十多岁少妇和十几岁少女的不8 j$ V* R7 W+ E; {
同吧,后者简直令人销魂。我就这么压在小梦身上,和她紧紧搂着热吻,一边抽# v/ c( H$ |! `4 G1 t
插一边抚摸她的美腿。# q9 `" Z8 T# }0 `

  R1 C) t/ K, |. x% R' J) k  「唔——小梦你上来吧,这样榨得更快。」% G9 g- z* @8 Y  k  N* h

, X- z3 m$ m! x1 {1 Q  「是这样吗?主人。」她虽然欲火焚身,还是乖乖变成女上姿势,这样一来3 y- z# b8 s0 g% Q
小穴变得更加紧窄,方便我用力揉捏她赤裸的大奶子。! C% b, D$ q3 p8 l
# j) e5 s  _5 m0 l: I( V* Z& c( P9 ^$ H
  「嗯~啊~好棒!好深!啊~顶到里面了……啊~」因为女上的原因,我每6 w: @* n  W7 a. q2 \; x7 l
次都能结结实实的顶到子宫,房间里满是淫叫声与肉体拍打声。
+ i% h; \. |( n  o8 e2 C) b+ G
/ w3 u6 E& O7 ~9 e. H  「啊——小梦真是合格的榨汁姬呢。」我大方的夸奖她。
* I$ e8 F- X# E# d7 c" d( D# Y# a& u9 Q# u
  「啊——谢谢主人——」她两只大奶子随着我操干的节奏来回摇摆,嘴巴在8 r& i' x) U3 ~2 g3 P) }. R% B
催眠状态下尽情抒发性欲的伟大,下面的小嘴也欢快地吐着淫水赞颂通奸的快乐。
, |: S! L. [% i% D, n5 o* w1 F/ H! H  h0 l: S: l3 \
  「啊——我要射了,你榨汁真厉害呢」
7 Y: E5 M* r! r/ C0 n* g0 f+ D
- T: K+ ~6 Z  g$ p  }9 e  「啊啊啊啊主人——快射进来——」小梦的小穴里已经溢出白浆了,一点点
4 ^6 t  G# [2 C4 f滴到她肥美的阴唇上,顺着她的大腿内侧缓缓流淌。深感不敌人妻的我控制龟头9 L) W3 k' N. d& [
塞入阴道尽头窄小的宫颈,让她扭动肥美的圆臀配合我的侵犯。, N6 V# w0 C+ p( [5 w% B: D) g/ O

3 b' X! L, ~) V1 B  「嘿嘿,你现在就给我高潮!」战斗力不如对方,我索性耍赖,直接命令她& K: q# V; p; O1 v
马上高潮,同时一手拼命揉捏小梦浑圆的屁股,一手搓弄她摇晃的奶子。1 v9 D& F% c. V4 W

  `" |# F* k+ n3 Z5 ~: u- _& r/ N  「啊啊啊啊主人好狡猾——去了啊!!」小梦溢出了泪水,扬起头发出一连
0 X) r# K7 k; @& \1 n串短促激烈的呻吟,浑身颤抖,小穴里的媚肉疯狂痉挛,一股滚烫的阴精直接喷
" l) v, y) Q' K) U/ M4 T: V出我们交合的缝隙滴在我身上。! z  s) E1 R% p4 |% |" G9 l
& n: w  v  F3 K4 i" {4 A
  「唔,太紧了啊——」被嫩穴夹紧的肉棒也受不了了,直接顶着子宫壁灌入' @1 R4 x7 }( h6 }! i" n; ?" J
了浓浓的精液,龟头甚至感觉到淫荡的子宫口伸缩着啜吸精液。, k8 W1 H$ s6 i. o% ?4 P$ h% Q

; e" G: U% l% Y3 b0 Z3 B& R6 A  翻着白眼,原本跨坐在我身上的玄依梦双腿一软,整个身体瘫倒在我肚皮上,
+ j5 X; a- J' o& R# O- R' x3 k0 a我趁机对着她妩媚的俏脸一阵吻,还称赞道:「真是完美的榨汁姬啊,我相信你6 _. F5 g( S/ n7 }# M
一定能做好兼职的。」3 m; j7 V# I, z; f

4 a3 g% I% `: I2 w* ?( N1 D! t' {  「咕……嘿嘿……谢谢主人……」她眼神都没有了光彩,只是虚弱的对我献
+ Z- [& D4 ~! V' `' F上香吻。此刻她全身上下只剩破破烂烂的睡裙和沾满精液的黑丝袜,隐秘部位暴
$ C; y! z& p6 Y( N- p; n% M: h露无疑,白皙丰满的胴体上还残留着交欢的痕迹。双腿大开的趴在我身上,完全
+ [" Q: x  @9 ~; v5 A8 B( |不顾胯下被蹂躏得一塌糊涂的淫穴还留着白浆。9 W- L5 \% @$ q- N* Z

- H1 V: [1 {0 k0 ^6 Y+ G# T7 P  休息了一会儿,我吩咐玄依梦自己善后,然后走出客厅,发现趴在地上发抖, M9 t; ]6 R+ c0 L% a3 `% X& }5 r
的洛雅还在自慰着,肉穴都因为淫水浸泡太久而变得褶皱。
9 ?" \2 K. {& I7 {! `  E5 L8 q' @% `' ^3 ^9 m" K- N
  「呦——还好么。」我蹲下来打了个招呼。7 p. t) K+ N5 L) w
! [# R2 _( h6 b' i
  「唔……求,求你饶了我。」布满红晕的洛雅噙着泪对我讨饶,我见犹怜的
! O2 b# W: J) n; h. a3 t样子让我瞬间心软。
6 Y. l& f* B: M* p+ X# `( |2 u! i: t
  「嘿嘿,先放过你,反正你妈妈接下来就是我的榨汁姬了。」我打了个响直,
7 l; c+ w0 l! p$ O. G& s' K让她停止自慰。
8 m+ ^4 V& p! v: w; a0 w  {, l/ \
- _) u) x/ G7 y& P  「呼……呼……」身体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洛雅就这么跪在地上,淫水和少- k3 {7 z: `4 F1 H2 p& j
量失禁尿液完全打湿了她的下体。$ U7 y/ f7 K# G7 T' U
: x$ w8 M' _3 q3 s
  「嘛,我对你们母女很中意哦,所以接下来让我们继续好好玩吧,不过我要! y! v! z( \8 `
先回家了……」/ B* ]( D0 R9 }8 K9 I" u" x

- |3 x' V! H$ m2 g: _  对着她们礼貌的举了个躬,我嘿嘿的笑着走出去。
5 |  u( n& ]" f6 L) P9 o: U0 U% ~4 n) f
  夜色居然这么深了,皎洁的月光洒在我身上,我心情不由更为舒畅,眨了眨
, l$ v9 ~  V4 ?% m5 r眼睛,随手拦了辆出租车回家。
1 W7 J5 l  W) S5 u7 y  v# A! C! R( a: s+ Z# r& G  `' a8 {
  ……
: q7 [, t. u0 l5 j0 V
8 A  v1 G$ s1 f- d; {  「瑶姐,我回来了。」
$ b! R) I1 I/ C; ?1 P. u* T" J+ Y) S6 p. c3 U6 ]
  随手打开门,回到自己家的我对着客厅喊了一声。
/ q6 `( f: y% ^# W, d7 Q& s
( X$ g3 u& [" l' V( {$ S& Y; ^  「咦?今天回来的好晚呢。」我的姐姐——安宫瑶从房间里缓步走出,「晚2 d3 S( ]: o  d! M& w) Y$ N
饭都凉了,真是的。」! l0 v3 t+ f) n% r
6 J9 |* ]1 x' P/ Q" q3 A: T  j
  「不好意思啦,今天去了同学家~ 所以晚饭我会热一热吃的~ 」* m0 R) m- \% J

; E. R0 s1 W  ?& G8 S/ d; H  我的姐姐是个美人——
4 H; K- a; T# M+ _$ e; |" E3 [
7 m1 P6 ~; J# l, v  可能是遗传了妈妈的德国人血统,所以拥有外国女人的巨乳和一头亮丽的金
0 P* c7 r3 Q, O4 [; J* W, h发。
4 ~2 p/ Y( X* e$ H
5 ^  @6 J% x4 K- ^) X# p7 R  至于外貌和皮肤,则是遗传了中国裔的爸爸那种东亚人的秀气和白晢。% u  L- }4 @; H  t' E, p
5 e. f2 M2 F( e1 Q, ~, L1 S8 y
  即使现在在家里,黑丝美腿只是慵懒地套在拖鞋里,都有一种隐隐约约的诱8 c- s$ V4 c0 Z% ^5 |/ r
惑。7 {6 S0 ^7 a/ j7 F  b2 {) K: g) T
! N4 W2 }. p; w& C# ~, e
  父母都是住在外国,而我们则因为学习的缘由,一起居住在国内。  E* F1 J7 _% |

* e- W" L3 w/ e' u6 }/ r4 d: `  吃完饭后,我去姐姐房间拉着她的袖子,「瑶姐,帮我辅导一下啦。」
8 l& U4 J- C2 r1 t' }: n1 }( ^/ A9 `4 e/ H
  「啊,好的啦。」姐姐看见弟弟撒娇,哪能拒绝?3 E/ m: ?+ w5 I; @4 k" I7 F

, a; h) {; ?3 V* j) ]& d) s( \  于是我们到了书房里面,面对面的坐下。
  ?- }1 e% {8 y" w+ {9 h2 O9 M5 z! z1 b' o) [5 e
  「你先完成今天的作业哦,不会的我教你。」姐姐温柔的嘱咐了我一下于是
( c" N. }5 g+ R* |* S: F  k. i就低头忙自己的事情。  S4 h/ x1 p. O1 ?

' ]2 D/ A# w% P% F  我叫姐姐来辅导我当然不是为了学习了,我的目的是——: K0 [1 f9 I6 Q4 N& W& Q

# W/ V* ?# F9 M8 G% K' W+ A3 |  「『SISTERMODEL3』」我坐在座位上轻轻的喊出关键词,听到2 r5 J/ X! a' S! b/ R. s& X; m/ k
这个词的姐姐只是身体稍微颤抖了一下,就继续做自己的事情,似乎什么也没发
6 F" f, x! N+ z) ~5 k7 A6 K生,但是我知道的,姐姐已经进入了催眠状态。因为她已经蹬掉了拖鞋,抬起美5 n" d6 U. N% T& {# _+ _
腿,越过桌下,用一只美脚熟练的拉开我的拉链,拨开了内裤,开始用温热的脚% ^0 r( O7 p) U: d( H- V
掌慢慢的踩弄起我的肉棒。/ B  q0 S4 B6 S1 m6 x, l
) X* d2 c2 o' S' L1 O% ?& g- [
  我在家里收到快递来的导入机,第一个实验品自然是姐姐,不过因为是亲人,
4 }: Z9 I1 `* u4 c9 _/ ^, y我也不好意思让她心灵受伤害也不想篡改人格,所以我设置成常识修改模式,让
% S4 y  p- |$ ^: W姐姐在不知情情况下供我淫乐。
. a: Q; l3 V7 Q. R
8 X' c. l) p) B; n5 |7 u, w  模式3——美脚榨汁姬模式,姐姐进入这个模式会自觉的用美脚帮我足交,7 f  ^! j! o' b: r
但是本人完全不会在意这件事。4 A/ I/ n& o% G: ?
, `5 r: a2 X; z4 [# Z7 O! u: A
  「姐姐。」我喊了她一声。- G/ {1 r& D: R6 p, K

3 I- Y+ G4 c4 f  |7 G' U' ?6 c! l  「怎么了?」她疑惑地抬起了头,明亮的美眸直直的看着我,表情一脸无辜,- v- Z) t1 H( z2 [2 \
但是我感觉到软乎乎的美足却没有停止动作,宛若无骨的黑丝美脚在我的胯间跳. e& m$ {2 }' }1 y9 C5 M  p
舞。看来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对我足交有什么不对。+ d/ c" m; y8 d+ ~
+ S3 D, n: M. U) w# Y
  「那个,这个题目我不会哦。」 注意力都在姐姐的黑丝美脚上,我递过去
* F+ d+ i: D& z一本册子,随便指了一个题目。; f. a0 e# A% j) I

) y& F3 i, t- W5 J( _. b6 H  「嗯,我看看哦。」瑶姐接过本子认真的看起来,温热的足弓开始攀上了肉
# j; T  F7 Y! ?8 D棒,开始用脚趾灵巧的拨弄起肉棒口的敏感地带。
1 B# B# {- R9 F) Z  j2 R, W# ^: i1 ~5 P' m
  「谢,谢谢姐姐哦。」我微微喘着粗气,没想姐姐居然大胆的踩住棒身上下
; j" c( x/ O, K& p6 S+ `撸动起来,脚后跟还时不时轻敲睾丸,近乎姐弟乱伦的快感让我说话都结结巴巴。
: |" g) ~  W6 H% a5 G2 @/ S  ~* e5 [: L* k" h' F9 N
  「我们是姐弟哦,这么客气干吗。」姐姐露出了诱人的媚笑,双手抱着胸温9 c. Q" `+ `; w: v1 R
柔的看着我。即使在说教,美脚的动作也不停歇,一下一下的踩着我的龟头,用
7 L4 @- c6 H5 D# X7 Z5 a美脚上的黑丝轻轻的摩挲棒身,脚趾熟练地压住马眼,让我因为兴奋分泌出的前
, x9 X% y" j  a: o/ f列腺液全部都染在美趾的黑丝上,让那里变的湿漉漉的,满是淫靡的深色。
9 D1 l- {; j$ w: N1 S" v
) u0 i1 |  n* }# R% F$ }+ c+ e6 m  你还真是不客气啊,对我的肉棒这么猛。忍受着黑丝磨蹭在肉棒上的酥痒,
( c! q$ N8 Y0 P$ y我额头分泌出了一层汗,内心默默吐槽。! s' G9 K/ b& x% M, w0 G
$ w; O" h" E- M! I- a7 W' W  [
  「嗯,我继续看看题目哦。」瑶姐继续认真的看着题,但是因为沾染了雄性' |/ i# i6 b  R; D% B
的体液,身体不自禁起了反应,一向清纯的脸蛋露出的是小恶魔一般的媚笑,小
4 H5 ?# c% O6 a( L7 G脚的服务越来越细致。
" Y; D! O; r; M: e( A. N/ Y2 \  ~
- l4 `8 ^7 W+ V% z0 p, H5 m: |  「……嗯」肉棒上温热的快感让我爽的咬住了牙,姐姐的黑丝美脚保持着一
& `4 {, Y# f5 Q8 h定节奏为我足交,这个模式下的姐姐明明一脸认真,美足却这么放荡。: E" D4 r( r6 A! p
! r4 o5 k3 d- ]/ }6 c) {3 W
  「嗯,我知道了,你看看这里哦。」得出结论的姐姐开心地撅起优美的小嘴,
6 c, m( Y9 X3 H# d美脚不住的游走促使脚上分泌出了汗液,被润滑的肉棒开始不自禁的跳动。
$ M4 s+ [- B2 F; Y% O- d6 V) O: i' f2 K& l0 N. D
  「嗯,嗯,我在看。」我满头大汗的敷衍着,姐姐身体侧过来的时候太用力& d7 o2 c% c( F8 b4 x) b6 M
了,美脚的脚跟狠狠踩了一下我的睾丸,让我忍不住叫出来,因为身体离得更近
+ G  t! }0 s" c) p. `$ N了,她美脚快速的踩弄带来又一波强烈的快感,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。8 Q5 z* D# w5 u0 Y; I/ F' }

/ X& W& {: z. P$ u1 a3 w, z1 P  「首先这样……然后……」姐姐酥骨的声音让我如梦如幻,根本听不进去内% H8 K; ]) S1 t
容,只能机械的敷衍。
: z( d0 d6 W) q: O- b2 D; [
3 s# _7 a# p; Q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+ E9 T. s/ A! C

( Z7 g* ^1 z, A1 `' Y  「你走神了吧?认真一点啊。」瑶姐深暗的眸子盯着我,有些抱怨我的三心
/ `& p, K, y& U+ {二意。0 l& T; _5 J* S( j; N$ J' F
+ I  w, ]" n7 u
  「不好意思,还是姐姐厉害。」我大汗淋漓地感受着肉棒被带着香汗的黑丝
7 R* ?5 R1 G3 v% u! c4 }美脚踩的一跳跳的,原本软乎乎的脚掌踩在睾丸,优美的足弓有节奏地摩挲着棒
) l) l7 B. d& g2 X3 S4 p0 G2 X身。但是后来美脚居然随着姐姐愠怒的情绪狠狠对龟头踩了十几下,最终我只能
" }% J& ^6 x; D$ D扑哧地将浊白的精液尽情的喷洒在了姐姐的黑丝美脚上。8 h7 n& Q8 f* W4 `

( E- P! b6 I- ?. }4 Y+ K8 S- L  「姐姐,我射在你脚上了。」我舒爽的出了口气,对姐姐汇报情况。$ ^8 X2 @; Y9 B; r- ~6 b& H

$ B) E8 F' m, ^% M) _; X, e  「哦,今天太慢了。」听见了我的话姐姐不以为意,美脚没有着急离开,美$ a4 |# Y! a+ h+ A+ G4 \/ }
足保持舒缓的节奏踩踏睾丸,再操动着脚趾夹紧龟头,把剩余的精液都榨出来才7 C* m0 e* ^. }
算满足。吸满了精液的美足最后满意地轻吻了一下龟头,慢慢缩了回去。
$ R( V# `0 }& y5 X/ L7 i4 t$ k% W, ]. p; G: `2 q
  「这样可以了吧,我们继续讲题目哦。」虽然做这种事情『很正常』,但是9 O' ~" L# D( @1 _2 K' a6 Z
本能地害羞的姐姐满脸樱红地嘟起了嘴,脚上还混杂着香汗和精液的咸腥味道。
3 }* ]: }( G" R) Y9 v, n: ~) L  X6 l+ w/ I
  「姐姐,这双丝袜先不要换哦,明天就这么穿去学校吧。」# h3 N$ j8 A: Z7 N
0 m. r+ c$ N! L5 }6 v- y
  「真是的,每次都这样,丝袜干硬的很难受啦。」姐姐嘴上在抱怨,声音却
, {  O5 q5 `' X% {越发柔软,羞红的脸满是若有若无的笑意。2 I5 G7 W- m/ e) B8 [
! M) Z$ Y9 @3 _
  洛雅的粉嫩肉穴,玄依梦老师的成熟女体,姐姐的诱惑美足,一天我的肉棒7 c# [5 F( g4 \9 f) k. Z  J
就享受到各种福利,真是不得了呢,我怀揣着催眠导入机,开始继续盘算着以后% o! [$ Z3 @/ I9 o# i
去享受怎么样的性福————估计下体的生活会足够充实呢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广告投放 

GMT+8, 2021-4-19 11:30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